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夜渡  

2007-03-22 14:27:12|  分类: 聆泉扣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  渡

无心

  夜色开始暗了,我跨上这紧靠岸边的小船。

  当船缓缓离开朱家尖的时候,已经在落着大滴的雨点。十几个人坐在光秃秃的甲板上,向着茫茫的大海。

  雨密了,又在不知不觉中停下来,人们似乎都不屑到舵楼里去避一避,而不知不觉中,天竟已是这么的漆黑。

  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与沉寂总是联系在一起,此刻除了船边掠过的海水,就只有突突的马达声。

  第一次在海上看海时,我才明白了深邃。现在我就在这深邃里,深邃的海、深邃的夜、深邃的航行。平日里是不会想起这个词的,因为总是忙碌,为着戴上近视镜才能看清的眼前的事。置身人海里又能怎样呢?随人浪沉浮,为不被人湮灭而挣扎,为挣扎而悔恨。在这夜的海里,只需安静地坐在这小小的甲板上,有方寸就有须弥。

  风吹过来,小船上上下下地颠簸,海水时不时地扑上甲板。突然间发现,此时的心居然是静止的,没有起,没有落,象是它本就属于这夜的海,而现在终于来到这归宿,融入。

  远远地,一盏漂浮的航灯。淋湿的衣服已经干了。身边两个青年,近的一个穿着一双“片儿鞋”,小平头——这是当时北京青年很时髦的打扮,尽管平底布鞋不宜夏日远游,尤其是到南方这多水的地方。我轻声问他是否来自北京,他回答“是”。从他急切的询问和目光里,我知道他很想在这漆黑的茫茫大海上的小船里和我这个“老乡”多聊一聊,但是,我太贪恋这夜的海了。

  天上没有星月,除了天海深处漂摇的航标之外,能看到的只是船边翻上来的浪花。这时想想,人的一生不就象这黑夜里的船,向着一个早已知道的看不见的终点,慢慢地行驶着,不知道前面的风浪会有多大,不知道船两边稍远一点的地方是什么情形,甚至不知道过去的是怎么过去、过去的是怎么样。然而在这夜海里只有继续行驶,向那无法更改的方向。几年前写过一首小诗:

        人生是苦海

        苦尽甘来时
        我在彼岸

现在,我知道,每一个浪头过去,都离彼岸更近一步。

  彼岸是一个胜地,我注定要到那里去。无法追究愿与不愿,更说不清为什么在那时的岸边选择这一条船。如果强加一个理由,我想一定是“冥冥”。或许这船能知道得更多,它应该已经渡人无数了,它还在渡人。

  这么黑的夜里出来,在平常或许会有些怕的。而此刻加上这风与浪,却丝毫不能产生惧意。是啊,有什么好怕的呢,我们是向着普陀山——向着观世音菩萨驶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