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再去怒江——算不算理由  

2007-03-22 15:34:15|  分类: 聆泉扣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去怒江——算不算理由

无心

  自从决定春节再去怒江,就不断有朋友问问什么还要去;行程确定之后,来问的人更多。和今年春节的行程几乎是完全一样的,但我仍然会去。

  澡塘会是一个理由。不是为了再去看人洗澡,而是感受那份欢乐的气氛。在北京,已经没有什么过年的感觉,只是几天吃吃喝喝而已。在澡塘会上,人人都是那么兴奋,来自各个山里的各民族的人凑在一起,穿着漂亮的衣服,男人们也都挎着漂亮的袋子,快乐地唱歌、跳舞,快乐地荡着秋千。他们的歌声是那么悦耳,被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抓住要作个采访时,我仍不肯放弃专注的录制。

  怒江第一弯,绝对不是一次能看够的,对着鬼斧神工的大拐弯,当时只有两个人的相机能把全景收下。如果时间充裕,能上到高处,不知又会谋杀多少胶卷。

  第一眼看到丁大妈是在她那黑黢黢的厨房,大妈刚刚摆好照相的姿势,一大堆人就闯进了镜头。大妈的花花特别懂事,再去时让它带我去那教堂。

  忘不了和校长,49岁的藏族汉子,开始跟他聊天时他只说自己是那里的教师。晚上跳锅庄时他看上去就是个小伙子,边跳边拉着琴。所有的人都在跟着跳,身后的老太太看着我的笨拙直笑,笑我竟然转得比领和校长他们都快。

  喜欢看姑娘们喝酒。丙中洛的姑娘们真能喝!怒族的、藏族的,边唱边喝,交杯酒、同心酒、贴心酒,最新鲜的莫过于三江并流。那阵势,只有象开朗的老麦那样的外国人才会不知深浅地主动参战。我们一路上号称能喝的几个只能搬着啤酒在院子里淋着细细的雨偷偷喝。不知为什么老麦的老师会给他起麦达龄这么个中文名,想起来就笑死了,哈哈哈!

  郭威用铅笔写来的信报告自己考试的成绩,还不错,还评上了三好学生。当时他被和校长挑出来站在全校学生的第一排,那是最贫困的10个学生,其中两个没有鞋穿。老齐给他们买鞋、洗脚、教他们穿鞋,说“打了三遍肥皂还没看见真皮”。回来后想着等他们的鞋穿破了该怎么办,穿鞋穿惯了以后怎么办;在前两个月回来的记者的照片里,我一眼看到那两个孩子中的一个,还是光着脚在满山跑。给郭威的学费学校如期收到了,再去的时候该交下一学期的了。明年夏天他该四年级了,那个学校不是完小,刚回来的记者又说新改的四年级就要转学,再去时要认真问一下。

  美丽的五里族没能去,三个小老外去了,热情的村民请他们吃老鼠肉,把他们吓了回来。三人里就有那个克莱尔,回来的路上在冰天雪地里非要和我们一起推车,弄得袖子、裤腿都湿湿的,我问她好玩儿吗,她说好玩儿。

  那弯弯幽幽的茶马古道,耳边总隐约有丁丁的铃声。道边那村子里热情的傈僳族大妈,那些等候在教堂门口的年轻人,热热的加了鸡蛋的酒,我都还惦记着。我相信秋那桶的美丽绝不只是在雨里,绝不只是教堂里傈僳人那优美的和声。

  最难忘的,是怒江那碧绿碧绿的江水。偶遇的罕见风雪竟让我们在几天里见到了江水四季的颜色,但仍难忘那碧绿。郭威信里说,你们来吧,不会再下那么大的雪了。那一路的艰辛,我们给北京人挣得了鞋荣誉,刘师傅在给老婆的电话里直说这些客人素质很高。

  还有………………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