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崆峒山——慢慢说  

2007-03-22 15:38:47|  分类: 聆泉扣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崆峒山——慢慢说

无心

 

  到了天水,自然不能不去崆峒。

  崆峒是道教圣地。尽管人们普遍对道教所知不如佛教,但我仍然觉得这土生土长的宗教更为亲切,就从那些神仙的名字就能看出,他们都曾经是活生生的人。我对各种宗教都是无信无不信,更多的是想感受它们沉厚的思想,所以从不烧香礼拜,更不会许愿,只是喜欢看,而且比一般的人更喜欢一点点。

  所以,我一定要去崆峒。简单了解了一下天水交通的概况,临时调整了一下事先的计划,决定先去崆峒,回天水后再游览麦积山。

 

启程

  正午12点左右,在天水长途汽车站坐上当天最后一班开往平凉的车,是一辆比较干净的依维柯。如果不是车上的老板娘主动招呼着帮我买票,很可能就被我错过了,而且我正好赶上还有最后一个座位。车老板是个看上去就很让人放心的中年汉子,不多说话,在驾驶座上总是坐得直直的。乘客的一切事儿都由老板娘张罗,她人很和善,也很热心,做事很周到。

  从天水到崆峒,其间大约300多公里,要翻过六盘山,大约要5个半小时到平凉。

  车上只有我一个外地人。前面坐了几个白发带须的老者,其中一个和我左右身边带着一个男孩的人是一家。

 

山村

  车行远途,尽管车外风光很美,人们却都难免困睡。

  忽然路边隐约传来唱戏的声音,循声望去,原来正驶过一个小村子,赶上这里有集,路边摆了很多卖东西的小摊。另有一群人坐在板凳上闲聊着,显然是等着大戏开场,我们听到的是录音机在播放的声音。集上大约有100来人,还有些人在三三两两往这里来。不远的路边,一座三间的新砖房刚刚上了大梁。

  车上的人醒了,纷纷探头往车窗外看着,互相谈论起来。遗憾的是不能停车下去到近前去看。

  路上渐渐地看不到行人了,人们的议论也渐渐平息,而我对那遗憾还念念不忘。

  正回味间,前面又是一个大些的村子,路两旁满是黄土砖坯的房子,很是干净整齐,远看上去就像山路边那被削得笔直的黄土山壁一样。这些房子的后面,露出一些砖房的屋顶。

  忽听有锣鼓鞭炮的声音,只见一队人抬着几尊神仙塑像迎面走来,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孩子跟随簇拥着,不时伸手摇响塑像身上的铃铛。

  接连看到两个热闹,而这一个更加鲜活,一车的人又兴奋起来,坐在前面的几个老汉连说带比划,眼睛都放着光彩。我问坐在身边的人这里在干什么,两个人热心地给我讲了半天,终于在他们一大堆难懂的方言中了解了大概。

  今天这里有庙会,而这里可能离庙很远或者根本没有庙,所以人们把庙老爷抬到这里来,一直要抬到唱戏的地方。人们看戏,庙老爷也要看戏。

  因为人流的阻碍,车只能缓缓而行,正遂了我想要多看几眼的愿望。路两旁的人们都笑着看着。而几家门前的地上坐着些矍铄的老人,却显得悠闲而自若,甚至不去看那熙攘的人流,放佛那锣鼓鞭炮声一直就在,在他们的心中。

  再往前行,是一处处晾满柴草的场院,间或有个汉子不紧不慢地挥动手中的木叉把柴草码上垛子。远处山间,是一层层绿色的农田。

  想起每次和农人闲谈时说起的话,看着眼前和谐的山野与人,由衷地感慨,这里的人们丰足而不奢糜,因而他们总是快乐的。他们不会以劳作为苦,不会为仕途而奔波,不会因职场烦恼而苦闷,他们在享受自己的生活。

  车继续在山里走着,前面的景色越来越美。

 

平凉

  到平凉已经是傍晚了。相对于大一点的城市,甚至相对于天水,平凉显得很是宁静。因为天性好吃,眼见得路边净是好吃的,真想立刻大快朵颐。

  车上的老板娘告诉我,他们的车是第二天中午回天水,并且给我留下一张名片,叮嘱我要赶回去的话事先跟他们联系一下,他们给我留个座位,让我心下很是感激。

  看看天色已晚,顾不上去品尝美食,赶紧坐上出租奔赴崆峒山。平凉到崆峒大约11公里多的路程,我从平凉东站出发,比从西站走要远一点。一路上向司机打听了些情况,得知从五一开始门票涨价了。我们走的是一马平川的旅游专用公路,据说以后会和高速公路接上。路上看到一处在大兴土木,司机说是在建山门,这使我很错愕,这里离崆峒山还有好远,那山门修建在这么远的地方,恐怕不单是为了保护崆峒环境考虑。

 

暮上崆峒

  因来回都要赶时间,怕时间不够,决定从前山坐缆车上下。崆峒的缆车看上去很险,尤其是快到山顶的一段,几乎要直立而上了,感觉值得一坐。天色已晚,要上山的只有我一人,整个缆车上下各是三个连在一起的车厢,每个车厢定员15人,满员时单程总共45人,现在只有我一人乘坐,而缆车照样启动送我上去,这又是让我诧异的事。后来了解到,缆车每次运行需要耗费的电钱是10元,空驶、满员都一样,所以我才会有机会坐上这样的“专车”。

  上得山来,立刻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空寂的山,静静的树,悠长的山路,以及远处若隐若现的殿宇,真有“不似在人间”之感。首先路过招鹤堂,一位老尼见有人来,以为又是香客。简单寒暄几句,见我对着门上的雕花拍照,主动向我介绍起这个殿堂独特的龙象型的斗拱,“这是最好的”。

  穿过塔院,一路走到中台,找到宿处卸下背包,趁天有余色,再到附近去转转。好心的店主生怕我不熟悉地形走丢了,再三劝我不要远去。

  这天是平常日子,山上游人本来就不多,在山上过夜的人更是少。四下里是一种很朴素的感觉。

  行到东台,一位老僧善意地劝我烧柱香,我象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样,想办法岔开话题,和老僧攀谈起来。老僧很健谈,不停地说着人生的哲学,同时不停地劝我为这座庙捐一些钱,以供重修之用。

  这是一座很破的小庙,土坯的墙,小小的堂里面供着观音菩萨,堂外墙上挂着两小幅密宗的绘画。堂口正中是香案,左侧一个功德箱。紧邻的,是一间很大的道家的殿堂。

  不知为什么,我对这个老僧的话一点儿也不觉得反感,反而为他的执著所打动,于是平生第一次把钱放进功德箱。老僧并没有什么喜悦的表情,仍旧跟我侃侃而谈,不谈佛法,说的都是很通俗的话,讲的却都是人活着的意义。老僧告诉我他那里可以住宿,这让我很是后悔一上来就选定了住处,尽管知道这里根本谈不上什么住宿条件,但若能和这位老僧彻晚清谈,也是件乐事。

 

崆峒夜

  又走了几处,摸索着回到中台时,天已完全黑了。在那一溜小饭馆中的一家随便吃了点东西。

  和我同在一家旅馆的一对夫妇坐在外面,他们和我差不多同时上山来,从他们那我才知道,原来上山只要不到一小时,而不是路上司机说的两个多小时。住处的老板也说,下山快的话二十多分钟就够了。夫妇俩来自银川,不是第一次来了,从平凉到银川有500多公里,但他们坐车走高速到固原只需要两个半小时,再过来就很快,这样一算居然比我从天水来都快。如果不是要赶回天水,就可以沿着条路去银川了。

  他们在上山时遇到一个尼姑,带了一箱饮料,一个和尚见了主动帮尼姑扛着,四个人一起走上山来。

  夫妇俩睡了,外面已经空无一人。我向老板要了一份三泡台,拿了一只灌满的暖壶,在外面躺椅上坐下来。远处偶尔响起几下钟声,我想是住宿的游客胡乱敲的吧。山风吹起,凉飕飕地,因着三泡台的缘故,竟一点不觉得冷。

  一个和家人开车来的男孩跑出来,用手电四处照着,发现我独自坐在这里,就和我随便地聊起来,然后回去睡了。

  渐渐地,除了风声和虫鸣,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各处的灯也都熄了。很久没有机会享受这样的寂静了。

      整个山都睡了

      风吹过
      树沙沙地响
      三两声虫鸣

      我和我的三泡台醒着

  想起习惯晚睡的朋友们,于是发几条短信,让他们分享一下这份超然。

  这一夜,真美。

 

晨雾

  清晨,起得不是太早,原本打算6点来钟开始上山,但看看天色,有些阴沉,便没有着急。耳听外面人们开始活动了,同住一家店的人似乎都已经出发,才起来,活动一下,看看大约有7点了,开始上山。

  雾很重。山道上没有什么人,四周还是寂静的,但能感觉到崆峒山正在朦胧醒来。

  一路向山上走去,雾最重的地方,路边的树上、锁链与柱子上,挂满了很多红色的祈福布条,左边是什么也看不见的深谷。

  渐渐地,遇上几拨早行的人在走走停停,看来是不惯登山的。我走得并不快,但不知不觉中还是走在了最前面。

  前面一处陡峭的石阶,仰头看上去,石阶尽头是一座石头山门,关隘一样占住了上山的通路,石门上两个大字隐约是“洞天”。走上几十级台阶后,发现石阶变得更陡了;又上了几十级,竟越发地陡峭,直到石门前。原来,这里的石阶分三段,最下面的两层共几十级的坡度是45度,中间一段是65度,而最上面门前的一段则是75度,简直就是直上直下了。

  路上一些景点处的小商贩还没来得及摆放商品,见有人上来,赶紧举着香火、红条凑上前来。各处的佛寺、道观的院子里也还空无一人,有几处的僧人、道人赶紧到香案前拿起敲钵的小槌,等着我上香、磕头,有些还善意地提醒着:“你上来这么早,第一个,上柱香吧。”我仍然坚持着不烧香、不磕头的原则,但很喜欢和他们打打招呼、随便聊上两句,他们对我这么早上山却既不烧香也不磕头实在不解,但并不勉强。

  到得静乐宫,一个老道人也劝了我一句,见我无意,便拎着一个铁桶到院子边上的一口井中去提水,等我回身看见时,他已经把一桶水提到一间房的门口,又拎起另一只桶。我赶紧过去,说我来帮您打水吧,接过桶来,老道人非常高兴,让我把水放到另一间房的门口。这时另一个更老的道人从房里走出来,也是很高兴的样子。我向他们打听通向通仙桥的路,先前的老道人热心地给我讲着,而后那个更老的道人又给我指了条抄近儿的小路。在二人的目送下,尽管已经爬了半天的山路,此时却丝毫不觉得疲累。

  从静乐宫到通仙桥之间的山道极其幽僻,看着浓雾笼罩着小径两旁高大的松树,感觉自己在云中飘。偶尔能听到水珠落地的滴答声,竟然是浓雾凝聚成的露珠。

 

通仙

  到得通仙桥,不禁暗叹。一段65度陡的石阶下,窄窄的铁桥伸向对面的天台。对面的天台山是孤零零的一座陡峭的山头,在浓雾中隐约可见。桥上一面红旗招展着,显然两山间的风很大。

  走下石阶来到桥头,顺桥放眼看去,已经看不见对面的山头了。走在桥上,看看两边的深谷,白茫茫一片。走到桥中间时,前后的桥头都已模糊了,心里不免有些发怵,随即想既然对面是仙地,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于是坦然了。

  天台上的宫殿早已破败了,看样子正在准备重建。山崖边有间很小的屋子,一位老道人正在屋外的炉子上熬粥,招呼我坐下,问我吃过早饭没有,请我吃他的馍和饼。我和老道人攀谈起来,得知他原先在对面下面的隍城,几年前转到天台来修行。同在此的还有一名道人,因此并不寂寞,今天过桥去那边了,明天才会回来。来这里的游人不多,有些游人到了通仙桥边也并不过来。

  老道人讲,在没有这座桥以前,这里的一切都是修行的人从山下背上来的,我看了看四周陡峭的崖壁,简直难以想象,但我相信过去修道之人的能耐。现在只有用水不便,要到对面蓄水池里去打。明年这里就能通水通电,那时生活就方便了。现在正在修建的是一座佛寺,修好以后会多引来一些游人。

  回来到桥这边时,正遇上过来的一大家人,走在前面的两个男孩儿问我:“这桥能过去吗?”我说:“能,我刚从那边回来。”

  再次走在来时的山径,感觉更是身轻了,竟从心底生出些喜悦,不禁随口吟起古风。

  在朝天门往下走的时候,看到不少男女道人在往上走。一位年轻的道士,一身白色道装,之字形地沿台阶向上走着。一位年长的女道兄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仍然手扶道旁的铁索,坚定地一步一步向上走。我知道修道之人会在清晨到各个观中拜遍神仙,想来他们就是在做一天中的第一件功课吧。

 

出山

  从山上下来后,一路走到北台。过了苦渡桥、朽木桥,最后来到观音堂。

  观音堂是很大的一座殿,门半掩着,里面一个中年女尼坐在香案旁,手持经卷。我推门进去,向女尼示意了问候,认真观赏起巨大的千手观音像。

  女尼轻声地让我上香,我微笑了一下。见我没有更多的反应,女尼有些不悦,依然用不高的声音说:“我们这里就是让人烧香磕头的;不烧香不磕头,我们也不欢迎。”

  女尼的话让我听了很不舒服。走了千千万万的寺庙,还从没有听出家人说这样的话。当时真想抢白她几句,就在中台下面的紫霄宫里还挂着一条横幅,“信仰自由,烧香自愿”,在别的道观、寺院中也有类似的提示,这提示应该不是对游人的,而是针对在这里修行的出家人的。但看她的年纪,至今仍只修行到这等境界,也着实可怜,也就作罢了。

  临行时,我问她要不要把门关上——这等对人的态度,开门不如关门。居然她说:“关上吧。”我暗自叹了口气,为她惋惜,关上观音堂的门,转身离开。

  看看天将近午,带着最后这一点遗憾,依依不舍地下山而去。

 

仙山遗憾

  下山前最后那妄以在家人身份想开示出家人的举动,让我自觉好笑又无奈。另外还有一些见闻,却是此行更大的遗憾了。

  平凉通往崆峒的路上见到有旅游公交专线车,却听不同的游人讲,这车有时候在路上殷勤地等待游人上车,有时却又视游人不见一驰而过,颇为不解,多方探问后才知端倪。原来这么方便的旅游公交车竟然只是临时产物,它短暂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能使崆峒山门票再次涨价。

  原本崆峒山门票的价格只有23元,从今年五一起一下子抬高到60元,但当地旅游部门仍不满意,想把价格升至80元。近日省里有领导下来视察,当地旅游部门看准了这个好机会,于是在不久前新开辟了这趟公交车,只等领导视察走后不久即将其取消。几日前一位司机无意间向一位来此旅游的乘客说起此事,很不幸被沿路的检查人员得知,立即对他进行了处罚,于是司机们人人自危,生怕自己在和游人的什么交流中说什么“不该说的”,就出现了拒载的现象。

  得知这些后,无奈与遗憾变得有些可悲了。然而可悲的还不止这些。

  在崆峒山上,有间医务所,里面有些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帽子的医务人员。可能谁也想不到,这些所谓的“医务人员”竟然都是崆峒山上的普通工作人员临时装扮的,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人会看病,目的也和那旅游专线车的存在一样,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回到他们原先的岗位上,医务室届时也就功德圆满关门了之了。

 

回程

  和昨天那辆车的老板和老板娘联系好以后,在平凉西站附近坐上了他们从东站开出来的车,回天水去继续我后面的行程。

  一出平凉,就见到淡淡的雾。越往前行雾越大,直到山路上的雾随袭人的风悠来荡去地遮住了山路两旁的一切。前车是一辆很小的轿车,再前面是辆旅游中巴,彼此间都只有三四米的距离。然而若不是有尾灯的红点,几乎无法看清那辆中巴的轮廓。

  车老板问我早上崆峒山上是否也有雾,我回答比这路上的要小一点。昨天来的路上,曾见一处山涧中异常美丽的水草,本打算今天与车老板商量到那里稍停一下以便拍张照片,看这雾的情形只好作罢。

  过了六盘山隧道,仿佛忽然到了另外一个洞天,这边的雾竟极淡。待行到那心仪之处,望下去,却没有了昨天那份激动。美景还是留在心里吧。

  经过一个山村,俨然是昨天见到抬着神仙塑像游街的地方,于是格外关注着,然后就听到了戏文。

  路基下不远处是个戏台,楣上面写着“高川戏台”,台上正在唱大戏,台下密密麻麻地坐了一二百人,一片草帽仰成同一个角度。路边和路对面的山坡上还站了不少人。

  过去了。很多的美只能留在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