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游走呼盟  

2007-03-22 15:40:19|  分类: 聆泉扣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游走呼盟

无心

 

  几天的阿尔山之行即将结束,游走的心还无法停止,几年来悭缘一面的额尔古纳几乎近在咫尺,于是,下一步该做什么不需要任何的犹豫。

 

额尔古纳

  从阿尔山到海拉尔,再到额尔古纳的拉布大林,已是傍晚时分。

  这一天正是中秋,沿途就看到圆圆的月亮早早升起来。到了额尔古纳,放下背包,赶紧跑到根河桥,终于还是没有赶上落日。但暮色中的老根河真的很美,忍不住为之流连,直到四野里黢黑一片。

  天上,圆满的明月照着淡淡的几抹云彩。

 

黑山头

  黑山头是坐古城的遗迹,只剩下依稀可辨的城墙。四方的城墙是土堆起来的,分内外两道,都只有不到两米高,宽敞的豁口处是城门。城内空空荡荡,想必原来城内一定扎满了大大小小的蒙古包,而今只剩下苍凉。

 

迤逦额尔古纳河

  从黑山头起,开始沿着额尔古纳河一路北上。

  这时节并不是额尔古纳最美的时候,绿色已经褪尽了,而寒气熏染的缤纷还没有竞现,对于习惯用镜头代替双眼的人来说甚至可能会无所措目。然而,这季节的额尔古纳可能是从任何摄影作品中都看不到的,因而就自有它独特的一面。

  静静的河水蜿蜒着,忽而蜷曲,忽而延伸,忽而在河道中央盘绕出太极图样的洲渚。

  距岸边几米远的地方,是长长的一道铁丝网,据说是不久前刚刚立起来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我总觉得是为了防范日益见多的无所顾忌的内地游客。

  额尔古纳是美丽的,美丽到非常脆弱,人们一个不经意的破坏就可能对它造成永久的伤害。而现在的人们对自然越来越不经意了。

  河的对岸是俄罗斯的农田和草场。

 

天鹅飞过乌兰山

  乌兰山是个很好的品味额尔古纳河的地方。一路行到乌兰山顶,放眼望去,额尔古纳河正将宽阔的水面绘成一片片神奇的符号,在这个季节特有的颜色下,显得壮烈而深沉。

  忽然头顶有禽鸣之声,只见一队大雁正排成人字形雍然飞过,飞到不远的另一个山头上是遇到强风,队形被吹得稍显凌乱,但依然不懈地飞去。

  正唏嘘间,又是一队队征雁飞来,从俄罗斯那边。然后,就看到了成队的大天鹅。

  顺着大雁和天鹅飞来的方向,近前到湖边,落日的余晖映照着水面,远处不停有天鹅起起落落。如果不是在这个季节,可以看见翠绿的额尔古纳的婀娜,或可以看见多彩的额尔古纳的豪放,却无法看见这山水与大雁天鹅的相映,又怎么能说此时非时呢。

 

室韦的清晨

  中午在七卡稍作停留后,继续沿河北上,到室韦已是傍晚了。渐渐升起的圆月下,这个边境小镇显得格外安宁。

  清晨十分,最先体验到的是寒冷,街上三三两两的人们,脸上明显是俄罗斯民族的特征。

  来到一处河岸,河面大约几十米宽,对面岸上停靠着两只有些破旧的船,后面是俄罗斯人的村庄,一样的恬静。尽管一河之隔把很近的人们分成两个国家,但却不会隔绝相同的民风。

 

寂寞山林

  美丽的额尔古纳暂时离开了视线,到了前途的必经之路莫尔道嘎,蒙古人说莫尔道嘎是战马出征的地方。再往前行,将是漫长而寂寞的山林。

  这里已经是大兴安岭林区范围内了。漫长的林间土路,两旁高耸的树如屏风一般,满眼是深黄的颜色。

  偶尔经过几条河,是额尔古纳的支流,浅浅的,中间躺着些枯木。开阔处,便有些小岛,而每个岛似乎都有一个传说。

 

白鹿岛

  白鹿岛像一个大大的圆盘。去白鹿岛的人大多不走这边的路,而是从另外那边到岛上去,身处其境去体验。

  而这一边是在高高的山上,从这里俯视白鹿岛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可以看见白鹿岛的全景。即便如此还是觉得不够过瘾,索性爬到山顶高高的电信信号塔上去。

  弯弯的河水把白鹿岛圆圆地围了起来,岛上满是密密麻麻的桦树,叶子都已经掉光了,唯独有一棵的枝头还挂满金黄,显得格外抢眼。

 

魅力奇乾

  漫长的林间路仿佛没有尽头,而就在所有人都恹恹欲睡的时候,前面豁然开朗了,真好似柳暗花明,一个美丽而恬静的村庄展现在眼前。

  奇乾,内蒙最北面的有人居住的村子。再往北还有一个村子叫恩和哈达,居民已经全部迁出了。奇乾现在除了驻扎的边防军队,也只剩下了七户人家。

  走在村里,满眼是一处处颓废的木屋,还看得出哪里是居室、哪里是牲口棚,院子里各处遍布着牛粪。路上躺着几只散落的碾子,一个路口处还有一个钉马掌的架子。

  额尔古纳河静静地流淌着,落日的余晖把河面染上一层红晕,一条长木板斜斜地搭在岸边的波光里。岸上每隔不远就立着一个醒目的标志物,上面写着数字。河对面的俄罗斯掩在深深的树林下面。远处,能看见河两边高高的哨卡。

  月上中天,该是边酒边歌的时候,人到了这里自然就多了一份豪情,自然就能多喝上一些,自然就会放声歌唱。知道这里物资比较缺乏,从莫尔道嘎出发时特意备了些吃食和酒,但显然准备得还是不够充足。

  主人家是一对老人,老头儿是俄罗斯族人,很遗憾正巧去奇乾办事了。他的口琴吹得非常好,还特别喜欢喝酒、唱歌、跳舞,老太太说,如果他在家,一定会和我们一起热闹个够,那肯定又是个不眠夜了。

  深夜的奇乾很冷,仗着酒的温度还能在圆圆的月下坐上一会儿,然后迅速回到烧着火墙的木刻楞里暖和着,直到不知不觉地睡去。

  清晨,走出屋外,感觉像是从童话里醒来,眼前的一切是这么地充满童话的气息,质朴而又神秘,牵动我的好奇,忍不住试探着伸出脚去,想探索这陌生的奇境。

  河面上堆满浓浓的一层雾,而且堆积得很高,几乎看不到对岸。草叶上挂满了白霜。人家院外码放整齐的绊子上也是白白的一层。几缕炊烟缥缈着,飘向远处渐红的云彩。

  老太太早早起来忙着烙饼,我看缸里的水没了,又起了挑水的热情,抄起扁担挑着两个空桶来到河边。那条长长的斜在水中的木板就是打水的地方,当下不顾出来时老太太的一再叮嘱,打了满满两桶水,一路挑将回去。路不远,但两桶水在肩才知道担子有多重,走到一半实在累得不行了,只好先歇一气。回到院里时,老太太迎出来,不住夸我姿势不错,能把担子颤悠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儿。挑回来的水要倒进缸里才算完,两桶水正好是半缸。老太太说,她平时挑水都是一下挑两趟。

  带我们进山司机说,曾有外来的姑娘跟老太太一起去摘蘑菇,结果一上午被老太太累坏了。我们对此都深信不疑。

  临行之时,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如果时间允许,一定要在这里住上几天,慢慢地感受,感受这里的空气,感受这里的恬静,感受这里纯朴的人。等到将来再有时间想来的时候,不知道这个村庄还在不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到这里来。

 

夕阳下的墓地

  再次穿过那寂寞而漫长的山林,奇乾在身后退缩成永远不能抹去的记忆,永远美好而安详。

  过了莫尔道嘎,又见一望无际的呼伦贝尔大草原。这里的天空似乎不仅包容着大地,同样也包容着永不相见的参商,看那月亮就放佛总是挂在天上,高高地,和耀眼的太阳遥遥相对着,直到午后才渐渐隐去。

  将至恩和,路旁山坡上有一片蓝色,这是俄罗斯族人的墓地,每一块墓地都用栏杆围着,坟包后面立着东正教的木十字架,上面有用火烫出的俄文和中文的墓主人的名字。墓地后面稀疏地高耸着一些白桦,山坡下面,目光穿过公路,远远地能望见恩和的村庄。

 

再见根河桥

  又到了根河桥,幸运地赶上了太阳即将落下的瞬间,火红的太阳映着淡淡的云,在静静的根河水面上撒满粉红的晕彩,于是沿河那一线天地间满是红色。

  过了根河,额尔古纳就在眼前了。

 

好客的蒙古人

  回到海拉尔的时候,闻讯的蒙古族朋友们已经在等候了。最能体现蒙古人好客的自然是酒,于是就简简单单地喝了不少。相信再能喝酒的人到了内蒙也会发憷,好在这些蒙古朋友们很是体谅,使我得以对着鲜美的手把肉和羊肚大肆饕餮一餐,一边在暗自感叹着自己不仅没有什么酒量,饭量也同样远远不够。

  一顿酒饭下来,已经快到傍晚了。驱车驶过呼和诺尔,来到陈旗镇外蒙古朋友的草场。我们的唐突到来惊扰了正在归圈的羊群,刚刚入栏的羊们纷纷又退了出来,少不得,试着把所有的羊都圈进了圈里,关上圈门。旁边的蒙古包门口,几个羊倌在微笑注视着。

  在蒙古包里坐了一会儿,天已经黑了,赶到陈旗时满天都是星星。晚宴主餐仍然是手把肉,比中午的更鲜美;羊肚是微绿的,比中午那雪白的更嫩更香,一手提起,一手用刀轻轻一割即断。最妙的是羊汤熬的大米粥,名为肉粥。酒至酣处,歌声渐渐随杯频起,直至午夜。

  第二天一大早,蒙古朋友就过来请喝锅茶,这是用火锅煮的奶茶,里面煮上黄米、奶皮子、奶干儿和牛肉干。我每次一喝起来奶茶就没够,这样的锅茶倒还是第一次喝到。

 

白色的达赉湖

  天上零星地掉下一些雪花,渐渐地,弥漫成大片的雪。等到我们进入扎赉特旗的时候,大雪已经漫天飞舞了。

  达赉湖就是呼伦湖,这是刚刚才知道的;达赉湖还是中国第五大湖,这也是刚刚才知道。

  雪天的达赉湖没有其他游人,想想没有其他人能享受这达赉湖边的漫天大雪,心底多少滋生出一点点优越。岸边已经全是白色了,不远处的岛上也满是白色,甚至连湖面上也白茫茫一片了。偶尔几只水鸟掠过,白色的翅膀在白色的天空中划出白色的影子。

 

边城满洲里

  第一眼的满洲里,就满是异国情调的建筑,圆窗尖顶比比皆是。火车站附近的一片石头房子是俄国人留下的。作为保护建筑的俄式木克楞都成了饭馆或商店。

  市区中心街道上的人也多是异邦相貌,据说都是从边境那边过来享受的。商店里满是俄罗斯样式的各种制品,全部都是中国制造。面包房里的俄式面包有着不一样的诱人的气息。

 

国门

  也许是太过激动了,到国门时比开放时间还早了一个小时。早上很冷,也就更加显得我们虔诚。

  国门,界碑——这是此行经见的第三块界碑了,一块在阿尔山中蒙界河,一块在奇乾中俄界河;铁丝网,哨兵,警犬。那边,是俄罗斯的国门。一条铁路庄重地从两座国门里穿过。

  听当地人讲,那边过来的好东西除了酒,只有面包和做面包的面粉。

  紧靠国门的地方,有一座邮政小商亭,景区的门票就是一张明信片,正好可以从这里寄出。帮助女服务员忙活了半天,总算把邮戳上的活字日期凑对了,重重地印在明信片上。我想,等我回到北京的时候,这张明信片一定还在路上。

 

  最后去看一眼满洲里的小北湖,一小块湿地围成的,湖面映着对岸漂亮的红顶尖塔,几只水鸟懒散地在湖面上悠来荡去。

  几个小时后,我们已经在火车上穿越大兴安岭了。


  再次走在北京夜晚的街上了,满耳的喧嚣,天上看不见一颗星星。禁不住扶了一下肩头的行囊,比临行时更重。突然想起在草原上时常会情不自禁唱起来的那句歌词,草原夜色美,于是又情不自禁地张开嘴,却始终提不起气来……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