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中国当代文学之“进化”【之五】  

2009-02-25 13:18:11|  分类: 绪染风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当代文学之“进化”

—无心—

一、当代文学之进化
二、影视文学的冲击
三、网络文学的冲击
四、诗歌的潮起潮落
五、不是结论的总论

--------------------------------------------

五、不是结论的总论

 

  文坛永远不会消失——只要文明还存在。什么时候作个总结都是不适合的。然而,世纪末了,世纪末的文学却已是一片空白。

 

什么使文学没落
  究竟是什么让今天的文坛这么荒芜?是影视文学的冲击太强吗?是网络文学的冲击太有力量?抑或今后的社会文明不再需要更多的文学?
  不论是影视和网络,既然容纳了文学就说明其对于文学的需要,既然能因之创造文学就说明它们也是文学的基础。或许它们与文学在某些程度上有领地之争,但绝不会因之而消灭文学。
  而文明,其本身就是文学,不管承认与否。我们谈论文明的开始就是“有史以来”,而不论哪一部史对我们来说都是一部古典文学作品,整个历史就是文学史,文学史就是人类文明的历史,古对于今如此,今对于今后依然如此。
  真正使文学无力的,用两个字就可以来概括,这两个字也是一部文学作品的名字:浮躁。

 

文人的浮躁
  越是接近现代,文学作品的出版越容易,文人成名也就越快。
  过去所谓文学家者,可能穷其一生只有一部作品,甚而不能竟笔而成憾事。几十年、十几年一著者大有人在,其作品中所注的心血毋庸赘言。
  八十年代中的文学作品也是经过多少年的沉默之后爆发出来的,因为沉默得太久所以震撼强烈。而随之的文人却基本上都在追求高产,一年一著甚至一年几著,几年一著者已经是凤毛麟角。要保证这么高产的文学作品不失水准,似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写一样的东西!不可能再有第二种可能,因为我们的社会里不可能允许这些作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全转变人生环境,他们会有足够的时间来积攒新鲜的素材与思索吗?
  放弃写作而投身影视更是捷径,不用写一字就可以把自己的构思变成作品,让文学的创作快得不能再快。

 

读者的浮躁
  从八十年代末开始,人们的生活在不知不觉中加快了节奏,想一想十几年前,晚上九点钟我们都在干什么?午夜呢?
  还记得某个冬天的子夜,和朋友在酒吧(当时酒吧还为数可数)闲聊后回家的路上,一个人骑着车,大街上没有别人,灯也很少,远远地就驰来一辆吉普,下来几个戴红箍儿的人,拿着手电一通照,查身份证,还翻翻挂在自行车把上的袋子里的瓜籽。那时我完全能理解,因为作为正常人我应该是在作梦。
  生活节奏快了是因为用脑的时间多了,休息时间少了人们就更愿意让大脑多休息。过去人们把阅读当消遣,现在爱读书的人不能不让眼睛休息好以应付明天的工作。
  紧张的生活造就了快餐,也造就了快餐式的文学。篇幅越短、情结越简单、节奏越鲜明、情感越夸张就越受欢迎。如果能有一部长篇作品让大家认真读完一遍,就可以说是杰作了,那些内幕、隐私除外。
  电视又给人们欣赏文字以外的文学作品提供了一个不用费神看字的办法,难怪有人声称没有读过某某的书但了解某某的作品,而比较过二者区别的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纸贵与文学的高尚
  我们把对文学的尊重完全体现在抬高书价上了。从何时起有了这样一种说法:看得懂书的人买不起书,看不懂书的人藏书。这与那些高档补品有什么区别?
  数年前偶然在新华书店发现一部旧版平装的《四书五经》居然只卖十五元一套,当时的欣喜难以言喻,好不容易凑齐了一套,虽然有点残破还是毫不犹豫地买下来。
  现在的文学作品,动辄十几、几十元一本,颇有与国际接轨之势,包装也日臻完美,唯独缺少文学作品最应有的内容。这样的东西除了摆在书架上充数以外,实在没有什么别的意义。我在想,是不是将来会有一个新兴的行业,专做书籍豪华封套,书名可以是真的也可以根本不存在,以供人们摆放,价格与书相比又远远低廉,反正藏书是没什么人翻动的。
  如今凡是贵的东西一定称之为“高尚”,书也因贵而跻身“高尚”之列,而在昂贵的价格下文坛却越来越不景气,不能不让人想到没落贵族。

 

文人之冷落
  作为文人,终究要以文名,自己的作品没有人看是作家最痛苦的事。在今天的社会,作家已不要求人们赞美自己的作品,即使被很多人骂也是极其光彩的事,因为骂必定要读,读必定要买,只要有人买他的作品就算是被社会认知了。
  过去常说“文人相轻”,现在文人之间打嘴架的事也频频不断。以前还是同一路数、比重相当的人为理念而争执,现在则是谁名气大谁倒霉。先说死人,死人不会还口更不会辩解,然后再说活人。语气越来越直截了当,从文学意义上讲绝对可以说是谩骂。而这些谩骂的特色就是没有特色,凡骂人的人所骂的和被骂的人所被骂的从内容到方式略同,不论骂者与被骂者是谁。
  这样骂人有好处,多少总会有想法一致的人,他们会来帮腔,而更多的人一定是站在对立面,奋而为抱不平反唇相讥,于是轻易成为舆论焦点。没有作品居然也能成为文坛焦点,大手笔也。
  最近都在谈论王朔贬金庸,完全不同路的人怎么会开战呢?还是王朔自己的一句话道破天机——作为作家,他需要人们关注。

  人们关注文学是因为文学能给人们某些文学以外得不到的东西。如果文学里面没有这样的东西,也就不用再企望人们的关注了。这种东西是什么,读者不知道的话会到文学作品中去找,作家不知道的话就只能被淘汰。
  被淘汰的淘汰了,新生力量还没来,现在无疑是文学进化史上的一个拐点。马上就是新的世纪,新世纪的文学又是什么状况呢?

<全文完>

(1999.12.10)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