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回归  

2009-09-14 17:46:36|  分类: 虚构真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 归

无心

  微风轻轻拂过,中年男子吸了一口气,仿佛刚刚从遥远的梦境归来,神情为之一振。
  站在这块巨石上,就像探身在崖外,看着远远的云和下面缩小的世界,感受着天地之间的空旷,他几乎忘了自己的存在。


  两个出家人经过巨石下的小路,偶然抬眼望见高高的石上那悄然站立着的男子,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
  “师兄,”稍年轻的一个僧人突然大声地说,“咱们歇一歇吧。”
  “好啊,就在这儿坐一会儿吧。”年纪稍长的僧人也大声地答应着。
  两人就在正对巨石下的小道边上坐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然后继续大声地交谈着。
  “师兄,最近有不少香客来呀。”稍年轻的说。
  “阿弥陀佛!是啊,山里也不清静了啊。”稍年长的说。
  “师兄,你稍往里坐一坐,万一上面落下来什么,别砸到你呀。”稍年轻的说。
  “阿弥陀佛!如果落下来的是石头,自是我的报应;如果落下来的是生灵,就是我的功德了。”


  高处,巨石上的男子低头看了一眼下面坐在小路上的两个人,太远了看不甚清,但空山穿音,他们俩的话却听得一清二楚。他知道,这些话是说给他听的,不觉莞尔,然后又抬起头,深吸一口清新的空气,望着远处不知什么地方,不再听下面的声音。


  两个僧人继续在下面大声地说着,不时抬头向上看一眼。


  夕阳有些下垂了。中年男子收回心神,转回身,离开那块巨石。
  下面的两个僧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男子不经意地在山上浏览着,从一个山头转到另一个山头。天渐渐黑了,他却似乎并不急着离开。
  天几乎完全黑了的时候,男子来到一座庙前。


  庙门开着,里面有亮光,昏黄的,从门里透出来。
  男子走上石阶,迈进门槛,隐约里,弥勒佛咧着嘴笑着,两边黑黢黢的,是四个怒目的天王。
  男子绕过弥勒佛,正要继续向里面走,一个年轻的僧人不知从哪里跑过来,一手立在胸前,一手伸出来挡着男子,口中说着:“先生,我们已经闭寺了。”
  男子停住脚步,看看这个僧人,又看看里面亮着光的大殿。
  “先生……您要拜佛就进去拜一拜吧,不过您得赶紧出来。”年轻僧人看着他,稍带为难地说。
  “谢谢!”男子感激地说着,对年轻僧人点了点头。


  大殿里,几十只蜡烛闪烁着。男子仰视着高高的佛像,然后走到佛像前,跪在黄色的垫子上,虔诚地磕了一个头。
  “叮!”一声清脆的磬响。黑暗中,一个老僧手拿磬槌一声不响地坐着。
  男子站起来,不知该离去还是该做什么,一时呆立在那里。


  从大殿一侧佛像后面,转出两个僧人,正是早先从巨石下路过的两个。两人看见中年男子,又是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一前一后来到男子跟前。
  “阿弥陀佛!施主这么晚了,是要到哪里去呀?”稍年长的僧人问。
  男子并不认识这两个僧人,但听声音觉得耳熟。他想了想,却无从回答。
  “师兄,按规矩,咱不能留宿俗家香客,可是天这么晚了,这里又荒僻,不如留这位施主随便住一宿吧。”稍年轻的僧人边说边看着中年男子。
  男子稍微有些惶惑,他本没有想留宿,直到有人提出来了,他才恍然觉得自己无处落脚。
  “西厢还有空处。”稍年轻的僧人接着说道。
  “阿弥陀佛!寺里简陋,被子也薄,难为施主了。”稍年长的僧人边说边合十施礼。
  男子赶紧也施了一礼,道:“太谢谢了!麻烦大师们了。”
  “不谢不谢,”年长的僧人合十还礼道,“我是这个寺的住持。这位是我师弟,本寺的寺监。”


  山寺的夜,静谧而安详。


  一觉醒来,望着窗外,竟然已经是艳阳高照了。看看放在枕边的手表,已经停止了走动。
  男子起身伸展了一下,仔细地叠好被子整理好简陋的床,推门来到屋外。看看天上,应该已是中午了。
  院子里没有人。他极力地伸展着浑身的骨节,甩了甩腿。一低头,看见门边有条窄凳,上面放着一碗粥和一个用小碟盛着的馒头。


  庙里四处都是安静的,只有从一间禅堂传出的木鱼声。各处转遍了之后,男子顺着木鱼声来到这间禅堂。
  禅堂很大,几乎所有的僧人都在里面,每人坐在一个垫子上,面前一个小小的矮桌,上面放着翻开的经书。僧人们嘴里念念有词,不时翻动一下经书,还有人边念边前仰后合着。
  在僧人们对面,正中间坐着那个年长的住持,披着鲜亮的袈裟,闭着眼,手里数着一串很大的念珠;他的旁边是那个寺监和一个很老的僧人,那僧人似乎就是昨晚在大雄宝殿敲罄的那个;寺监不紧不慢,有节奏地敲着一个硕大的木鱼。
  男子在禅堂外静静地看着,看了许久,最后竟坐在门槛外,试着盘起腿。
  禅堂里,众僧面对的三个僧人宛如身在世外,眼睛一直闭着。


  没有人问这个男子来自何处,甚至没有人来问他什么时候走,而他似乎也并没有要走的打算。
  晚上的斋饭简单而无味。男子认认真真地吃着,和僧人们一起。


  第三天,男子起得早多了,看着院子里来来去去的僧人在干着各种活计,不觉出起神来。
  “阿弥陀佛,”不知什么时候,主持和寺监来到身边,“施主好睡啊。”
  男子赶紧合十还礼。
  简单寒暄后,主持和寺监告辞去处理事务,什么也没有再问。


  僧人们念经的时候,男子再次来到禅堂门前,发现门槛外多了一个僧人们坐的那种垫子,旁边还有一本经书。
  经书封面上是烫金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一行竖着的大字,经书是折页型的。
  翻开经书,经文是竖版手抄的。“如是我闻。”男子一行行地看下去。


  又是一个清晨。
  两个年轻的僧人在打扫院子,一边说着什么玩笑,说着说着,挥着扫帚嬉闹起来。
  一声清咳,两个年轻僧人同时停住了手,恭敬地单手合十,低头叫着:“师傅,师叔。”原来是方丈和寺监来到院子中。
  方丈看看这两个僧人,没有说话,目光转向院子的另一边。那边,那个中年的男子也在用一把大大的扫帚认真地扫着院子,一下一下,竟然纤尘不起,扫过的地方却是干干净净。
  两个年轻僧人也顺着方丈的目光看过去,然后相对看了一眼,同时低头说道:“师傅,我们知道了。”两人分开走到两处,认真地继续扫地去了。


  “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不知不觉中,男子已经是在读经了,而且身体也在前仰后合着。
  禅堂里,众僧面对的三个僧人依然闭着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少天,男子和寺里的僧人们同作同栖,似乎他本就属于这个不大不小的寺庙,本就是这寺中的一员。


  这一天,男子有些睡不着,独自走到院子里,仰头看着天上。月亮很亮,映着稀疏的几颗星。院子里静静地,只有草虫轻轻的叫声。
  “施主,今晚雅兴啊。”住持悄然地来到身边。
  “方丈,”男子合十施礼道,“有点儿睡不着。”
  “今晚月亮好亮啊。”方丈看着天空说道。
  “是啊。”男子随口接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施主,该下山了。”方丈依然望着天空,突然说道。
  男子一愣,想说什么,却不知怎么往下说。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一住,烦恼即生。”主持喃喃着,象是自语。然后,他转向男子,继续说道:“施主家里的事未了,终究是要回去的。”
  男子的眼睛迷茫了,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只觉得自己很小很小。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把男子拉回现实,方丈已经不在身边了。深深吸一口气,看看黑黢黢的寺院深处,地上是自己的影子。


  早上,男子没有像每天一样早早起来主动打扫院子,他的房门敞开着,里面空空的。
  方丈和寺监照例在寺里巡视着,没有提及男子的离去,就好像那男子从来就未曾来过。


(2002.11.12)


  修行即是平常心。心澄处,不修亦修;心起时,修也无缘。在家不在家,岂是由身所处而定呢?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