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想起两个诗兄弟……  

2010-12-30 10:42:39|  分类: 绪染风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两个诗兄弟……

—无心—

2006/5/23 1:26:03
  无意间,想起那两个诗兄弟。
 
  上大学的时候,就在我玩儿得差不多了刚刚想开始努力学习的时候,结识了他们,为了创办诗社。
 
  两个诗弟都是福建人,说心里话他们写诗都比我好得多,但好像总是我在对他们的诗作品头论足。三个人真像是兄弟一样,一起度过了那几年,一起聊、一起闹、一起喝酒。当然,还有周围那一班朋友,因诗歌而聚起来的,或者说以诗歌的名义而聚起来的,最终都是酒友。
 
  时光荏苒,一个世纪都过去了,天南地北,物非人非。
 
诗弟一
 
  他诗承名家,据说从小就是名人,家人中也有名家。对于诗,他是执著的,为了一点不同的见解可以和别人争得面红耳赤;而生活中,却是谦恭的。
 
  不止一个人说过,听他谈诗的时候不觉累,只要人家不喊停,他可以一直充满激情地侃到深夜、侃到第二天天亮。一次开讲座的时候,说好讲15分钟,我默默认定给他准备1小时才够,结果他在台上撸胳膊挽袖子讲了整整两个多小时,才在我一直努力的暗示下恋恋不舍地结束了演讲。等我上得台去,只好尽量少说点,以便留点时间给后面讲散文的那位,好赶在熄灯结束。
 
  最妙的是他喝酒的时候。了解他的人喝酒时不会坐在他身边,因为他会很用力很用力地拍你的肩膀,边喝边激昂地说,当然还是说诗歌。然后,他会坚持跟我们出去兜风,不管是走路还是骑车,而且几乎每次都把借来的自行车摔得很惨,手也会挂些彩,但到了第二天决不会承认自己摔过,因为他根本不知道。
 
  他是敏感的。海子自杀那些天,他一直很忧伤。在后来那些因动荡而特殊的日子,他一度是恍惚的,不知所措。但最令人恐惧的时候他没有恐惧,恐惧来自恐惧过后。
 
  毕业时我们送他上火车,他坚决不在最后时刻把头转过来,说不愿意看见我们哭。
 
  那一别后,N年没有再见,只是一次托我买某方面的资料要考研。后来,有了网络;后来,网络上有了写诗的地方;后来,网络上有了很多写诗的人和写诗的人聚会的空间。我走遍网上每一个带“诗”字的角落,企图寻到他,尽管知道那是渺茫。但终于,有个至今未谋面的朋友,说是知道福建所有沾“诗”字边的人的情况,热心地帮我打听到,他在读博士。我婉言谢绝了这位热心朋友帮我联系他的举动。
 
  一年,突然他来北京了,是出差。我迫不及待地去见他,他头发谢了,看上去比我还要老,一身正装,完整的商人打扮。他不再像原来那样说话时双手乱舞,连笑也矜持了许多。他早已不再写诗了。以前,每次批他的诗的时候我都很卖力气,但心底却不得不佩服他的才华;偶尔他说起我的哪句有味道时,则是暗自欣喜。而现在,他的才华完全在另一块田里。
 
  但他还是他,在他让我陪同他去买香水的时候他又是他了。那么多年过去了,他喜欢的和喜欢他的女孩儿都嫁人了,他也已为人父,但有一个永远的女孩子他念念不忘。他说为她买香水的时候竟然还有一丝羞怯,最终选了一瓶很贵的CD,一边又感叹着。毕竟我们那时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万一他的妻小看到这些文字,千万希望不要责怪他,因为这真的是很纯的情。)
 
  再后来,他说要去深圳了。我始终不觉得深圳那地方和诗会有什么联系。
 
诗弟二
 
  他在生人面前永远是默默地,而和自己人在一起时却是不折不扣的孩童。除了因为玩儿,他从没和我们争过什么。他的诗正如他的人,冲淡,却决不会无味。一篇《真空的绿》,真的是完全没有烟火气。几个人当中,他的眼镜是最厚的。
 
  他不想出名,说诗歌也只是和我们说,决不和旁的人去讨论,请他讲座也决不参加。他书法极好,加之我的字跟他的对比太过强烈,我便不客气地被他说字“不如老外写的中文”。他自己刻了一方印,是他的笔名,但他不想用,不想别人知道那个名字,看到他那方印的人也没几个。
 
  在最令人恐惧的时候,他安静地睡着,等着我把他叫醒,一路走回去。他始终是安静的,没有一丝一毫恐惧的表示。后来那些日子,我们走着走着说累了就会随时随地躺下,不管身子下面是草还是土。
 
  毕业时,同一天我也送走了他。
 
  几年后,他到浙大读硕士,我自制了出差的机会去看他。我们走过九溪十八涧,泛舟西湖,然后在西湖边等待落日。一个背着画夹子的青年固执地劝说要给我画像,直说到我长得很有特色特别像冯巩,诗弟突然笑了,“你这个人真不会说话,冯巩多难看啊,你这么说还让你画才怪呢。”我并不觉得我比冯巩周正,但他的话很起效,几乎是立刻那人就消失了。
 
  后来的N年里,他也消失了,直到听说他在深圳,好像是发了财,动辄去打高尔夫。电话里声音还那么熟悉,笑声厚实了些。我小心翼翼地问他是否还写东西,他说谁还写那玩意儿。
 
  后来他说要移民加国。很久后偶得他的邮件,说是还在深圳。

  又想起……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