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过年·印象  

2011-01-19 13:03:18|  分类: 绪染风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印象

—无心—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

  又要过年了,总有些忙乱,而忙乱之中又有些不知所以。于是,又想起了小时候过年。

  过去小的时候,并不知道这过年的儿歌,但想一想,似乎大家都都是这么过的。后来知道,大体上只有北方人才这么过年。再后来,又知道了北方各地过年原来也不尽相同,我所知的只能算是京津地区的新年了。


过年有讲究

  记得小时候过年,有很多的老礼儿。一进年关,不许打架,甚至不许动粗口。那时往往看见两人因为什么吵起来,都会抢着说“这赶上过年我不爱搭理你,省得脏了我的手!”,或者是“大过年的我没空跟你找别扭,我怕脏了我的口。”于是在我看来,过年是一个和和气气的时候。

  过年前总要扫扫房,上上下下整个清理一遍。扫房要早,不然到了年夜灰尘也落不净。腊月二十四大概是正合适的日子吧。

  过年的时候,灶王爷不在家,自然要小心薪火,加上过年那些天生活极不规律,做饭总归是个负担。于是,过年的前几天一定要把能做的都做出来,鸡、鸭、鱼、肉,统统做好了,放在院子里冻着。那时北方的冬天很冷,或许是因为没有暖气没有这么多汽车的原因,一杯水在窗台外面放一夜就会结成冰砣。这些做好的东西就可以放在那儿慢慢吃,绝对不会坏掉。而每天从一大锅红烧肉里盛出一碗,放在蒸锅里热透了,这过程似乎比吃着还令人兴奋。

  而最有乐趣的,是一大家子人一起蒸馒头。那时家家都睡炕,过年蒸馒头用的案板有大半个炕那么大。面是老早就发好了的。自家蒸的馒头总是又白又大,不像现在都是从商店里买馒头吃,再也吃不到那样的。还会做许多豆包、花卷、枣卷之类的,甚至随意地捏出些小老鼠、小刺猬,用红豆为它们点上眼睛,还有用月饼模子打出来的扁扁的馅儿饼。这边不停地做着,那边大大的蒸锅已经在蒸了,每一锅都有两三屉。出锅的时候是这乐趣的极点,用竹子做的一个小戳儿沾着红红的印泥,认真地在每一件成品的中央打上一个梅花形的印记。然后,等它们被放凉了,装入布口袋,放进院子里的大缸,缸口盖上厚厚的棉被。记忆中,这些足够一家人从初一吃到十五。

  然后就是炒瓜子儿、炒花生,用粗粗的沙子炒。还要炒些绿豆、黄豆、蚕豆,并把其中一些绿豆和黄豆加上红糖炒成砣。如果有平日里积攒的碎粉丝,也一起炒出来。炒好的东西分别放在盘子和食盒里,煞是好看。还要剥一些核桃,我总是想尽量剥出完整的核桃仁儿,和一些剥好了的花生、瓜子儿摆放在一起。

  过年前必须理理头发,都说“正月剃头死舅舅”,二十八因为沾了“发”的因,理发的人也就最多。其实,正月不仅不许理发,甚至连刀剪都不许动,大概是怕万一见了血不吉利,所以年前还要剪好指甲。


小时候过年

  过新年,穿新衣,吃好吃的。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在我那时看来,是热闹。
  小时候在姥姥家,小字辈只有我一个,出出入入的都是我的舅舅和姨。过年的时候,几乎所有家里人都汇聚在一起,包括姨姥姥、舅姥姥家的,还有年轻的舅舅们的同事们。那时人们似乎更愿意热闹而不怕被人打搅也不怕打搅别人,不像现在大年夜里不敢串门儿生怕招人嫌,以至于家家都关起门来无声无息。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里屋外屋总要摆起两桌才够,还要很挤地坐着。记得最多的一年家里有四十多人一起吃年夜饭——我一直坚持认为是这么多人而不愿去认真算一下真实的数字。

  那时候,最怕的就是家里来小孩儿。小孩多了,自然就会为我们单独分出一桌,尽管吃食和大桌上一模一样,但让人耿耿于怀的是这是“小孩儿桌”。有一年就因为人太多,而让我和仅仅比我大三岁的小舅舅单独一桌,心里很是不乐意。大了以后想想,他应该更是不平,竟然就释怀了许多。

  杯盘狼藉之后,并不是饭就吃完了,相反,似乎新年夜从这才是刚刚开始。接下来,是喝茶、吃花生瓜子儿和那些炒好的豆什么的。大人们继续着吃饭时谁见过的世面最多、谁某某方面本事最大等等的自我吹嘘,小孩儿们就可以出去放炮了。这时的炮要一个一个地放,整条鞭放的并不多。大家会比着谁放的小炮最响,这不仅要比炮,也比放炮的技术。“浏阳小炮”、“小钢鞭”,这些名字不用记却到现在也忘不了。

  然后就要包饺子了。各种馅儿的饺子,因为人多,包的饺子也就不计其数。大人似乎会数,因为怕有人吃不够,过年是忌讳说“没有”的,万一饺子真地不够了就太尴尬了,而多了剩下总是不怕的。

  到子夜时,讲究一点儿的人家要准时在早就精确对好的时钟指向零点的时候,煮下第一锅饺子,而在饺子将将出锅的时候点燃一整串鞭炮。谁家的鞭炮首先响起,似乎就有无上的荣耀。

  也就是刹那间,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片鞭炮声里,以至于邻近的两个人说话都要对着耳朵大声喊才能听清。这时天上的礼花也不停地翻飞着,一个高过一个,争奇斗艳。

  一锅一锅的饺子不停地煮着,直到每个人都吃得挺起肚子。然后,人们继续聊着。亲戚朋友逐渐开始告辞了,但绝不会一哄而散,让盛宴后的热情一下子冻结起来。年轻人和小孩子还在外面忙乎着放炮,那一夜的鞭炮声此起彼落,没有人会觉得那声音会影响他人的睡眠。

  有精神头儿的人们是要熬夜的。我也曾熬过几次,只是回头想想,竟没有哪次真地熬成通宵。


过年·印象

  光阴荏苒,现在的年已经不像年了。

  过去过年才吃的东西,现在平日早都吃厌了;过去过年才穿新衣,现在人们每天的衣着都鲜亮。过去热热闹闹的花炮,现在因为城市的人们怕吵闹,便以危险的名义明令禁止了。

  一家人,寥寥落落的几个,吃了晚饭便围坐在电视前,不管喜欢不喜欢都要看那固定的节目“同乐”,子夜时也可能象征性地吃几个水饺。当那节目终于结束,所有人便都迫不及待地去追逐新年的第一个梦境,而丝毫不在意新年的第一缕阳光。

  也因为中国的传统被过多地封杀了,过年便也越来越无乐趣。就如现在人们都知道,老天爷是迷信、是封建,而上帝是神、是人们的精神源泉与希望,中国的新年便是剔除了一切封建迷信之后的纯静的阴历元月初一,再没别的意义。与此相反,源自洋人的“阴历年”圣诞,这个连纯粹的西方宗教都斥之为异端的一个迷信,在中国却越来越风行起来。

  偶尔和境外的华人说起新年,才发现中国的新年竟然在国外,东南亚的国家要过春节,欧洲、北美的华人也过,而每一处的春节其热闹程度都远胜中国。反观国内,春节只是不停在各个没有节目可放的电视台里作为口号反复被充满激情地说着而已。

  春节只是一个印象了——在我这儿还有些印象。对更年轻一点的人,可能连这点印象都没有,就像我说起腊八蒜时很多年轻人都以为是腊月初八要吃,我提起糖瓜儿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知所谓,春节在他们看来,只剩下一个概念。

  再过些年,春节可能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正巧那日子是阴历年头接年尾的一天,无他。

(2005.2.1 腊月二十三·小年)


      小孩小孩你别馋
      过了腊八就是年
      腊八粥,没几天
      哩哩啦啦二十三
      二十三,糖瓜儿粘
      二十四,扫房日
      二十五,做豆腐
      二十六,炖锅肉
      二十七,杀公鸡
      二十八,把面发
      二十九,蒸馒头
      三十儿晚上熬一宿
      大年初一去拜年      
      您多喜,您多礼
      满手的面不搀你
      回家给你父母道个喜


Comments

  - 2006/1/12 9:57:33
  真是想念小时候的春节。要是没有长大,就还可以有那样的春节……
  - 2006/1/17 9:05:24
  顶一个 回想起小时候过年,经常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从村东到村西的窜来窜去 怀念呀!!!
  - 2006/1/21 21:43:03
  看见什么印象就烦. 丫成张艺谋. 过年, 还是有印象的. ;)
  - 2006/1/23 16:40:47
  烦总比索然无味好,至少说明还有期望。 大概生活节奏快了人也老得快吧,所以才总想着小时候……

  2005年的春节前,一位朋友让我一定写一篇关于过年的文章,于是便有了上面这些文字。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