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四海无心客

Blowing...

 
 
 

日志

 
 
 
 

斯里兰卡的乌鸦  

2012-07-13 23:29:55|  分类: 聆泉扣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斯里兰卡的乌鸦
点滴如浪花——斯里兰卡琐记
—无心—

  乌鸦是斯里兰卡的神鸟,到处可见它们神采奕奕的样子,它们总是旁若无人,或俯冲翱翔,或昂首阔步,目光炯炯,羽毛鲜亮,简直就是神鸦。它们的叫声短促而有力,每次只叫一声,不像中国的乌鸦那样“啊-啊”地拖着长音。

聪明的小偷
  在Mirissa的一天,买了一只大大的菠萝,回到住处削好皮、切好块儿,放在从餐厅借来的盘子里,坐在门廊,吹着印度洋的风,欣赏着午后的海滩,美美地享用。院子里的椰子树上,乌鸦们在飞来飞去着,偶尔有几只落在廊前草地上,斜眼向这边窥视着。一时有些恹恹地,想进屋去休息一下,于是用保鲜袋把没吃完的菠萝连盘子一起套起来,留在小桌上等歇够了再来继续享用,看看那些乌鸦,不禁打趣说,恐怕回来时会看见保鲜袋上有个洞,里面的菠萝已被乌鸦偷去,因想着几天来并未见过乌鸦吃菠萝,以为或许菠萝并非乌鸦所好,故而并未当真在意。再出来时,那一盘菠萝还封在保鲜袋里。门廊外的草地上有些菠萝碎块,想来或许是别人扔在那里的,小坐片刻忽然得有什么不对劲儿,这才想起检视一下自己的菠萝,结果忍不住笑起来——果然保鲜袋上有个洞,盘子里的菠萝已经少了一小半了,敢情乌鸦不是不爱吃菠萝,而是要吃削好了皮、切好了的菠萝。赶紧又吃了几块儿,剩下的就给乌鸦们吧。恰好要去跟服务生谈点事情,离开了大约三五分钟,回来走到门廊的时候,突然几只乌鸦从那小桌上飞了起来,再看那盘子,已经空空的了。我知道乌鸦喜欢“偷东西”,这次算是抓到现形了。
  我知道,乌鸦应该算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动物了,甚至比灵长类还要聪明,因为它们不仅会使用工具,还会根据需要自己制作工具。在海边,经常会看到乌鸦们嘴里叼着长长短短的树枝或者叶茎,匆匆忙忙地不知道飞到哪里去。有时坐在门廊里,就会看到乌鸦们在草地上捡拾椰子树落在地上的干枯叶茎,它们对工具的要求很挑剔,绝不马虎,经常见它们挑挑拣拣一番后又空着嘴飞去,而另外的乌鸦可能会选中自己需要的带走。有时在街边的电线上会看见乌鸦正在把长长的细树枝折断,再用嘴琢磨好,然后叼着飞去,我就忍不住会想它们是去哪家溜门撬锁。
  门前的海滩上总能见到一只很健硕的乌鸦,头上的毛立起来像顶着一个球,它站着的姿态简直可以说是威武。有一次它不知从什么地方叼来一只蛋,看样子我怀疑是乌龟的蛋,它站在沙滩上吃那只蛋的时候,居然有两只乌鸦像保镖一样站在旁边。还有一次它叼着一小丛什么叶子落在沙滩上,当时周围有很多乌鸦,它把那丛叶子放下用爪子踩住,左瞧右看着,直等到所有别的乌鸦都飞走了,才又用嘴把叶子叼起来,用力地插进沙子里,然后又警惕地四下看看,才起身飞去,原来它竟是在掩藏自己的收藏品。

火车站里打嗝的乌鸦
  在火车站里,乌鸦几乎是唯一可见的动物,那里是它们的绝对领地,它们可以站在与有人坐着的椅子只相隔一个座位的椅子背上,可以站在与人们只差一两步的地上,可以在站台上无人的车厢里踱步,甚至会歪着脑袋从人们翘在腿上的脚下啄去地上的面包屑。
  在Galle火车站的站台上,坐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刚刚拿出一个小饼,张开嘴还没咬,一只乌鸦便落在她脚前直直地看着她,女孩赶紧掰下两块小饼扔给它,然后自己才吃起来。乌鸦只吃了一口,突然飞走了,这让我有些不解,却见它飞到不远处叼起地上的一小块面包片儿又飞了回来,把面包片和小饼放在一起不紧不慢地吃起来。它吃到仅剩一块小饼的时候,一个很高大的西方妇女边打电话边走过来停下,恰好站在小饼的旁边,她显然并没有看脚下的地面,只顾打电话,她的高跟鞋离那只乌鸦只有不到十公分。那乌鸦竟然毫不畏惧地站在那里,高昂着头看着那高大的女人,一步也不肯退让,真让人担心那女人一迈步会伤到它。等到那女人打完电话走开了,乌鸦又继续认真地吃起小饼来。
  也是在这个站台,突然听到了很奇怪的乌鸦叫声,抬头一看,一只乌鸦站在波纹瓦檐下的横梁上,不停地发出那种怪声,而且每发出一下怪声便浑身哆嗦一下,原来它竟是吃多了在打嗝!不知道它是不是刚才吃小饼的那只乌鸦,只见它叫一声、打一个嗝,叫一声打一个嗝,看得站台上每一个人都忍俊不止。过了片刻,它改作叫两三声才打一个嗝。再过了会儿,它终于理顺了气,扇着翅膀飞走了,或许又去找好吃的了吧。

乌鸦的纠纷
  椰子树上的乌鸦似乎不喜欢站在稳定的地方,而是大多站在下垂着的巨大叶子的柄上,海风吹来,树叶不停地颤动,乌鸦就不免顺着叶柄向下滑,它们只稍稍往上挪动一下。有时一棵树上会聚集很多乌鸦,有的就站在同一叶柄上。
  有时会突然有一阵聒噪,便会看见一群显然不是这片领地上的乌鸦飞来,领主们群起将闯入者包围,它们多半会相对叫上一阵儿,再静静地在沙滩上站一会儿,力薄的闯入者才飞走了之。
  一天的午后,两只乌鸦边叫边翻滚着从墙头落在草地上,同时还有几只乌鸦环绕着它们一起飞下来,不知是在劝架还是在助威,我一下想起某些地方的议会里动武的场面,难不成乌鸦们的议会内也起了纠纷?只见扭打在一起的两只乌鸦在地上扭打翻滚着,然后紧贴着地面飞到院子另一边,又扭打着站上了围栏,其他那几只乌鸦也站到围栏上,场面突然安静下来,也许它们就某个问题的看法达成了一致?但紧接着,那两只乌鸦又同时跃起,厮打着飞上了屋顶,其他的乌鸦也紧随而去。

勇敢戏浪的神鸦
  海滩的乌鸦常常飞到离海水非常近的地方,而且往往在一波海浪刚刚退去的时候,它们就飞到水线边,一任下一波浪花涌来,如果不涌到身边便绝不退却。
  在尼干布的海滩,几只乌鸦甚至不停地徘徊在海水打湿的海滩上啄食着什么,即使所有的乌鸦都放弃以后,还有一只乌鸦锲而不舍,我好奇地过去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如此吸引它们,发现原来是一只被海浪打上来的鱼被倒立着埋在了沙子里,外面只露着尾巴,从尾巴的大小看还是条很大的鱼。我在那里观察的时候,那只锲而不舍的乌鸦就在不远处注视着我,我一退开,它马上就又蹦跳着过去继续努力着。湿湿的沙子把鱼埋得太紧了,它实在没有办法,它回头叫了几声,不一会儿便飞来了十好几只乌鸦,它们凑在一起开了个小会,但似乎最终还是没找到解决方案,只好恋恋不舍地各自走开。
斯里兰卡的乌鸦 - 四海无心客 - 四海无心客
 
  在Mirissa的海滩上,每天所见最多的除了浪花就是乌鸦。很快我就发现,乌鸦们飞到浪花的边缘并不寻找什么吃食,它们只是站在那里看着一波一波的海浪涌来又退去,直到浪花眼看就要打湿翅膀才飞起,原来它们竟然只是在玩儿,它们是在戏浪。乌鸦们有时三两结伴着飞到海面上去,飞得很远,在浪花的尖端飞舞,互相比试着看谁能最后才飞回来。我猜想肯定有乌鸦因为不能及时回来而力尽落水,又或者有的乌鸦被突起的巨浪打湿翅膀而送命,能够飞回来的乌鸦都是强者。
斯里兰卡的乌鸦 - 四海无心客 - 四海无心客
 
  离岸边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一排三、四个礁石,海浪涌来时会把它们暂时淹没,常有乌鸦飞到那几块礁石上,浪一来礁石被淹没便暂时飞起,浪过去礁石露出时再落下,像是在考验它们自己的胆量。有的乌鸦会飞到更远一点的一块礁石上,大约离海边至少有二十米,海浪涌来时不仅会淹没那礁石,还会激起很高的浪花,而且有时还一浪接着一浪,那礁石便会连续被淹没。
  有一次一只乌鸦在最远的那块礁石上独自玩耍着,远远地大浪涌来,它在礁石被淹没的瞬间飞起,浪过去后礁石刚刚要露出,它也刚刚要落下的时候,第二拨浪已经到了,海水再次把礁石淹没,它只能稍稍又飞起一点悬停在礁石上方,而就在它再一次要落下的时候,第三波浪又到了,它还是不能落下。我看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它会力气竭尽。看样子它确实也无力再悬停了,但却仍然不肯就此退却飞回岸边,而是横着飞到十几米外的另外一块礁石的上方,然而就在它要落下时,那块礁石也正在被一波浪淹没,它不得不再次升起,但还是不肯回来,而是飞到更远处一片高出海边很多的礁石上,距离有几十多米。直到目送它落在一个礁石上,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不禁由衷地佩服着它的勇气,这里的乌鸦不愧是神鸦。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